FC2ブログ
  • 2018_11
  •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
  • 2019_01

zzzZ 只当我沉睡 Zzzz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白开水

  1. 2008/06/13(金) 16:55:38|
  2. 顧影斑駁[凡]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生活还是一样垃圾。世界还是一样龌龊。
  只不过地点和物价有变化,而且往往并不是你所期待的进化。
  我在这里看到的是无数吃不饱、受伤的流浪猫和流浪狗。
  至少在BJ人对猫是很善待的,不论宿舍还是住宅区,猫猫都很肥硕并且绝不对人类小心翼翼,通常都是凑过来任人揉捏的。
  而SH不知为何到处都是没拴链子、无人看管的狗,那些被咬伤的猫常常一溜烟从脚边窜过去,远远的在矮树丛里哀嚎一夜。
  不能抱怨那些狗。它们只是遵从天性,讨厌的是养它们的主子,比狗还不负责任【狗狗们对不起】。

  人真TMD该死。


  我希望我家丁丁能撑过这一劫。
  这个同样该死的人类养母说不定今年暂时没可能蹦回去。
  我不在乎我爱的人,我只在乎爱我的人能再活几年。
  老天要是除了奶奶之外连我儿子都得掳走,那就干脆顺道把我和我爹娘都捎上吧。我们一家子也算团圆安生了。



  和D子说起日语2级报名,联想到别的事情,于是扒开某A多年前的外文拙作来在无人的屋子里大声朗读了一番。其中编得最好说得最溜的要数长篇累牍的俚语脏字之章。从小就没有脏话细胞,现在审视起来或许唯独用母语脏不起来?

  看看,音乐一响起连要写的东西都忘掉了。

  战绩灰暗的前男人打个电话都乌云压顶似的沉闷,以至于我在漫长的沉默里打盹长达半小时。意外的是他还没挂。当时很怕他说现在立刻见面吧这句话,好在他没说,好在他比我更了解我自己。于是我们顶着再度相同的天空和相同的温度,各自浅眠。七拐八绕的电话线仿佛过去牵在一起的手,暗暗催眠着我们——不是现在,不是此地,我们尚未相逢的0与1搭建的天国。

  某位工作狂向我报备失踪事宜,貌似该狂要卷铺盖去意大利一个人腐败堕落。于是工作狂君改称意大利大员【这位也是习惯性被我强制盖上各种头衔的诸君之一】,大约要消失个半年左右。
  “……反正你还要活N+2个半年。”
  这男人就叫人永远爱不起来。所以我们才是朋友。
  “放心,不亲眼看到你体内的CHO在火葬场冒出的烟我舍不得咽气。”
  不过这种暴力场面注定是不会被我看到的,再过个把月,可能连他是谁都忘记了。

  阿姐【我是好心为她证明她确确实实是雌性哺乳】忙于新工作,精神状态大约有所好转吧。最近有关压力方面的话题比之前一段时间少很多,于她是好事。
  至于我,我不确定是应去看心理医生还是兽医,私以为看兽医会让我心里好过点。

  不知道哪部漫画的,孩子问妈妈“我是怪物吗”。

  人类
  是
  蓝色星球上——
  整个银河系里——
  对一切生物、非生物而言:

  唯一的怪物。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ierrot アニメワールド 2003~25th Anniversary Festival~ | BLOG TOP | 被强暴的二次元圣地>>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