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 2018_11
  •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
  • 2019_01

zzzZ 只当我沉睡 Zzzz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2007/01/01(月) 00:00:00|
  2. 御堂筋守[∞]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旧作录入

题目:《盾》
作者:el
时间:2006年1月24日
正文:

  又被他误会了。
  越想表现对他的重视,误会便愈加深刻。
  如此恶性循环使两个月以来的我们已经到了不能单独对话的程度。尤其在我和其他人笑作一团时,脊背所感受到的寒意几乎突破关西地区最低点。

  新年的曝光率前所未有的低,成员以及工作人员都在压抑自身不安的同时极力营造愉快的工作气氛,偏偏他就要把不满不加掩饰的反应在一言一行中。试图软化他态度的一切努力都是白搭,像是越磨越利的锥子,迟早要刺破封闭的空间凸现自己的存在。
  今年的初梦,我梦到自己是盾。坚强的一面拿去应付前方袭来的战戟,然而却被本阵的长矛戳的千疮百孔。

  我累了。
  没有想过放弃,我从来没有想过。
  再多的压力也好,舆论也罢,什么都无所谓。
  只是,他的疏离和误解,来自最亲近的友人,所施加给我的这些,彻底压垮内在的脆弱。
  我不能像小说中写的那样,暴跳如雷的和他对垒然后和好如初。我知道他根本不会接受所谓男子气概的友谊,在某些方面锐利反而是一种脆弱。
  而之前其他的交流也统统被证明全部都是恶劣关系的催化剂。
  于是,不得不保持沉默。

  25日下午四点一刻。
  走进团员专用休息室,进去之前我还想着要喝一杯红茶什么的,出来之后我背对着休息室大门直想狂踹一百大脚。
  那是一副什么样的情景啊!
  七个人(锦户君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大阪分所,连内都神气活现的出现其中)围坐在中央的木质圆桌,挤来挤去很热烈的讨论着一张像是地图的物体。
  如果世界上有人类可以用血肉之躯达到音速移动的话,渴望加入久违的関ジャニ∞气氛的村上信五一定是记录创造者。
  如果世界上有人类可以用血肉之躯达到光速一致的话,急速扑在桌子上发出怪声的丸山隆平,一屁股坐在丸山手上的安田章大,面向墙壁吹口哨的锦户亮和内博贵,站在一旁满脸冰霜的他,挡在我面前的大仓忠义,还有迎向我假笑着招呼我的横山裕,一定是团体冠军。
  拒绝的讯息由空气中似冻结冰锥般刺痛我的眼眶。
  从我笑着转身到走出休息室的5秒钟,想了很多。

  冲在队伍最前面的本应是武器,而不是护具。
  抱着不惜一切保护他们的良好目的造成了现在杀进重围很远却无法攻击无法防御没有支援的境地。
  我们需要的是阵地前进而不是单枪匹马的厮杀。
  先是他发现我这般不信任朋友的实力,接下来是他们的不满?

  新年在寺里拜拜时,我祈求的是八人份的快乐健康。
  真想再跑去拜一次,祈祷我从未像这般愚蠢的自以为是。


  灰暗暗的熬过下午,倒在房间门口迷迷糊糊的睡去。
  梦里漆漆的没有光亮。
  我一个人在走路。很长的路。
  前面没有人。后面没有人。
  路的三岔口都挂着同样的牌子“自以为是”。

  脸上一阵冰冷,激的我不得不从暗中清醒。
  裕摇晃着还在淌水的毛巾蹲在身边,似笑非笑道:“再不起来就要上水桶咯。”
  也许,我仍在梦中,裕隐约前进的身影将我引向一条没有道标的路。

  步行的终点是那部熟悉到再不能熟悉的车子,钻进车厢后发觉其余六人安静的坐在各自座位上,没有因为我的加入改变任何一道目光的交集。
  于是坐在唯一空位,同样安静的闭起眼睛。
  不知道也不必知道,下一个转弯去向,路的终点。
  索性试着像他们一样,把全部信任交给他们。即使算作梦里自我安慰式的补偿也好。

  车子在持续的暗旅途中行驶很久,在某处减速,靠边,倒车,熄火。
  大家默默的一个接一个下车,最后到我。

  当双脚结实的陷入松软的雪里,我面对眼前的景象目瞪口呆。
  不知哪里冒出的闪光灯和紧接的喀嚓响声,丸山扬着相机坦诚的说道:“抱歉,这个表情太经典了。”
  随后四面八方飞来的雪球砸的我头沉沉的,但是好清醒。
  水坝高处撒下的探照灯照射在银白水面厚厚的冰层上,激起耀眼的反光,周围的暗随即消失无影。
  清晰的七个人的面容映入眼中,每一张都是坏笑。坏坏的,但是可爱极了。
  鼻子不禁一酸,想起一路相伴走来的这些清又坚强的孩子,想起磕磕绊绊的八个人之间扯了好久都没扯断的羁绊,想起日日夜夜互相打气的那些一字一句,想起太多充斥在生命中的他们,眼睛终于承受不住心情的重量。

  “笨的没救。”他走到近前,塞给我一方手帕,“扛,扛,扛……越看你勉强自己就越光火。到底把我们当什么了!”
  “是哟是哟,hina牌千斤顶,原来我们在你眼里都是不满百斤的啊??”
  “这家伙最差劲了。你一个都做得来要我们做什么。”
  “完全不相信我们的实力嘛。明明是自己心虚!”
  “我有个提议喔~在冰上凿个窟窿把这个不会相信伙伴的超级笨蛋扔下去——”
  “太好了,我总是把工具放在后备箱里,总算可以出场啦!”
  “要是有钓竿就更完美了,可以在水库钓鱼呐^^”
  “我也有带钓竿嗄。”
  “==|||你真的正常嘛……”
  “不要罗嗦啦,快点把东西拿来动手凿洞!”

  一个小时后,八只守着直径一米五的冰窟窿进行関ジャニ∞独创的清晨六点冰冻水库集体破冰垂钓。
  冻得通红的八张脸,不停吸着鼻子。
  “……对不起,大家。”肿着眼睛的村上憋了很久蹦出这句话。
  “……”没有人回应村上的道歉,只是七人闪电交换了一下眼神。
  几秒之后猛然爆发出来的生日快乐的七重吼声振颤着无人的冰面。
  呆滞状态下的村上好不容易缓过听力,看着大家笑得死去活来的尊容,自然的笑容回到嘴角。

  “喀喇——喀喇——”

  “哎?你们有听到奇怪的声音么?”
  “就像是冰……”
  “冰裂掉啦!!”
  “撤!”
  “都怪涉谷的音频太高!”
  “什么啊你的分贝就比较小了嘛?”
  “到岸上去,速度!”
  “大仓好狡猾,腿长的要垫后嗄。”

  天亮了。
  伙伴的话,果然还是这群率性的家伙比较可靠。
  谢谢。

  前面需要并肩走下去的路,还很长。
  我要踏过“自以为是”的牌子,相信着你们走向未知的未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This Ugly And Beautiful World | BLOG TOP | 8→1:一日の悲喜>>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