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 2018_11
  •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
  • 2019_01

zzzZ 只当我沉睡 Zzzz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猫也有权·中』

  1. 2005/02/24(木) 02:17:30|
  2. 循光而逝[原]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午休时间,猫游荡在写字楼附近的街道考虑午餐的解决途径,不经意看见左手的岔道,司南白分明的制服高速向自己的位置移动。
  “不会又是来敲诈我午饭的吧。”猫边想边倒退,几步就贴在墙壁上。
  司南看到猫那副你不要过来的神情,不满的白她一眼,夺过她的右手拽着就走。
  猫很想挣脱,但她清楚知道以她的力气对付血气方刚的司南完全不会奏效,与其白费力气还不如听天由命。“唉,好吧,这次你又要吃什么?”
  司南听到猫这么问,似乎带了愤怒的回头骂道:“就知道吃!”骂归骂,脚下还是一刻不停向目标冲去。
  猫撇着嘴小声嘟囔:“这不是午餐时间么……”

  左转右转,司南拖着猫走进一家地下pub。
  忽明忽灭的灯光和喧哗的人们。
  第一次进到这种有大大的演出台却没有一把椅子的pub,猫有点慌张的去拉司南的衣袖,发觉那家伙已经消失在人群中。
  猛然响起尖锐的话筒噪音,人都安静下来,甚至静的有些可怕。
  祈祷般的歌声渐渐清晰,低沉的声线蔓延空气能够到达的所有角落,身体似乎自觉的收紧血脉,在等待某种力量的注入。
  猫顺着众人的目光仰望正中的演出台,清楚的看到司南隐忍的面容。
  此时此刻的司南不再是身边脾气暴躁的小鬼,像是为信仰不顾一切的破茧而出,作为一个男人。
  惶恐,茫然了的猫,掌心湿湿的攥紧。音乐继续,她已经逃跑,跑出司南认真的凝视。

  猫就是这样,尽管自己一直长大却始终不明白身边的他们怎样的成熟变得陌生,不明白自己作为怎样的存在停留在他们的生命中,忽地变了重心走上各自的道路,还不时回头怀念彼此没有杂念的相处。
  孩子一样总在身边的司南,递给猫一个重要的秘密,他忘记了猫是一种敏感动物,受过一次伤害便会全副武装的逃避。
  她撒手让他的秘密跌落在地自己躲得远远,在心里一边不安一边一遍又一遍的抱歉。

  然后回头去想十,去想智。
  现在是不是,每一个都是敌人。
  要不要,每一个都远远躲开不再相见。
  一不小心,心思又落在严彦那里。不是自己没有感觉,骗自己的。
  只是,那个人眼里,什么都没有。再笨再迟钝,也察觉的到,何况猫。

  走来走去,依然没有去处,还是回了家。老远可以看到十在门口东张西望的身影。
  “啊,你不去上班跑哪里游荡了?”接过猫提着的袋子,十愣了愣问,“今天感恩节么你买这么多吃的?”
  猫垂着脑袋钻进房间,换上睡衣跑到厨房站在十身后看着他一样一样从袋子里取出食物,一些摆在旁边一些塞进冰箱。“嗯……十,答应我个事情好不?”
  十回头一脸莫名其妙:“原来你是用这些吃的作条件啊?”说完不满的咂咂嘴,“看你的要求是不是超出条件允许吧……”
  猫拖了把椅子坐在餐桌前,眼睛仍盯着十忙碌的背影:“那个,以后……”
  “以后什么?”
  “以后不要让司南来家,我不想见到他。”
  “哦。”
  “不问原因么?”
  “不。”

  窝在沙发上换频道,调来调去。
  晚饭时间,做了一桌的菜一大锅汤,和十坐了对面埋头吃。
  十一声不响往嘴里左一筷子右一筷子送,不小心噎住。猫盛了汤递过去,他紧灌下,结果又被呛到。
  “不要吃那么夸张好不好,被人看到以为我虐待你几十年没有给你吃饭的。”猫忍不住笑了。
  “谁也说不准哪一天是世界末日,我可不想错过最后的晚餐。”
  最后的……猫想不起上一次给司南做饭是什么时候的事情。确实谁也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到最后一次。
  猫发呆的间隙,十已经满足的打了饱嗝:“猫,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除了我你尽管抛弃,你不在的话我会活活饿死。”
  “十,这个世界上的女人除了我你尽管抛弃,你不在的话我会活活哭死。”顿了顿,猫丢过对面一个桔子,“你,又看那种无聊的小说了。”
  十开始扒桔子皮:“是啊是啊,可是这台词不是正适合我们么?”
  “恶心死啦。我去洗澡,你把碗刷干净。”

  把所有痛苦交给我。
  可以不问原因没有理由完全包容自己的十,对她唯一的要求。
  眼泪很泛滥的猫,渐渐习惯了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或者十的怀抱里尽情的哭泣。
  猫也没办法理解十要求的是怎样的意义,只是一旦习惯十的温柔和包容就没有办法容忍失去。
  所以认识十之后,无论一同长大的智、最喜欢的严彦还是任性的司南都再也没有见过她流泪的模样,常常看她痛苦写在脸上,咬了牙去忍到天。直到有十的怀抱拥了自己,释放痛哭。

  临睡前跑进十的房间,还是一尘不染的老样子。猫打量着,看到书桌上一摞堆叠得整齐的信,最上面一封似乎是打印的地址。
  十从猫身后拿过信顺手放在书柜最高一格,“难得跑来我房间,不要偷偷摸摸。”
  对十的形容词使用十分不满,猫撇着嘴说:“我要看指环王。”
  “1?2?3?”
  “全部……”
  十诧异的追问:“明天放假么?”
  “打了电话去请假罢。”轻松的说完,猫转身跑出房门来到客厅,等待电影上映,手里还抱着蓄谋已久的零食大军。


el本篇记:
  其实我是,喜欢你。
  喜欢和伤害之间,我不知道会有多远。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猫也有权·下』 | BLOG TOP | 『猫也有权·上』>>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