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 2018_08
  •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
  • 2018_10

zzzZ 只当我沉睡 Zzzz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猫也有权·上』

  1. 2005/02/14(月) 02:56:45|
  2. 循光而逝[原]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前言:
  完全凭着怨恨写出来的东西。
  惨不忍睹了些,没料到真有人在意这些人们的后来还跑来问我。
  叹。我也不知。
============================正文===========================
  “别管他。”智拉住猫,“让他发泄一下也好。”
  猫怒气冲冲瞪着智:“你为什么不带他去你家里发泄?我这里什么时候变成收容所了?!”
  智苦笑,叹气道:“难道不是你自己一副幸福满满的嘴脸告诉他某人要回来?”
  “我说智啊……呵……”打着一长串的哈欠,十从门外一身轻松的晃进门里,站到猫身边整个人环了上去,“我不知道你疼爱这个火爆的小鬼竟然到了放任他如此程度。”
  对于十一贯的软趴趴,猫不以为然的任由他双手环抱着:“哼。我没那么闲考虑这种事。”摆脱掉被智牵制的手,“人是你带来的,等他折腾完了你给我收拾干净,我就不奉陪了。”
  “喂,亲爱的猫,我的早餐呢?”十想到自己的空空如也的肚子,紧追问。
  猫早已三步两步下了楼窜到门口处套上外衣:“让你身边那个恋童癖给你解决。”说完匆匆忙忙跳出门去。
  十拽过一张凳子坐下:“她是在生气么?感觉好奇怪。”
  “生气?她是太高兴严彦要回来了。”智说着走到窗边把呆呆望向猫背影的孩子抱在怀里。“闹够了就休息一下,你这个样子只会让她更反感你。”
  “严彦要回来?”十愣在当场。
  “是的,严彦回来了,我们全部被抛弃了。”智这么说着,目光也不禁望向她刚刚消失的方向。

  傍晚戴着一张冷漠的面具的猫站在门口处。对面是智,十,以及小鬼司南。
  站了很久,没好气的开口:“我说你们三个平均海拔182的门柱还准备把我挡在这里多久?”
  沉闷的空气继续在四人之间流动。僵持着。循环着。仿佛她刚才没有说过一个字。
  “我……饿了。”十老实的最先投降。
  “我们去外面吃饭吧。”智说着从衣架拿起司南的外衣递给司南。
  接过外衣,司南大声嚷道:“我想吃烧烤!”
  “吃货……”忍不住笑出声的猫转身作为队伍的领队向着烧烤店进发。

  智耐心的翻动每一块烤肉,让香味尽量溢满整个包间。司南双手支起脸对着滋滋作响的肉垂涎欲滴状。十拧起眉头紧盯着猫。
  “我不是烤肉,你这么盯着我我会很害怕。”猫用菜谱敲向十的头,被十闪过。
  “喝酒么?”智问道。
  猫一副你是白痴的神情:“你对面那个小鬼还未成年。”
  “老是小鬼、小鬼的。”司南一激动,早就把智和十之前万般周全的嘱咐忘到九霄云外去。“你好烦啊。女人。”
  “嘁。”猫一脸不屑的撇撇嘴,“有你吃的就不错了。闭嘴开吃!”
  十和智对看一眼,担心半天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反而是桌上的烤肉争夺战大肆上演,且有愈演愈烈的架势。

  十敲敲猫的门,探头进去看,只见到她抱着枕头坐在地板上,对着窗户发呆。
  “你没吃饱么,又半夜跑我房间做什么。”猫头也不回的骂道。
  十移动到她身边就地盘腿坐好,张开双臂把眼前的人搂进怀里:“说吧,成年人,你和严彦是不是分了。”
  转过头近距离逼视十的隔着无边眼镜的脸:“你个白痴,这种事情上你都不能用词委婉点儿么。”见十没有反击,扭回头去继续看窗户的方向,“成年人的问题就是,没感觉了——我对他,他对我。”
  “感情这东西都是人的想象。灭了就算了。”十把下巴放在猫的肩窝,很舒服的蹭了蹭,停在那里。
  猫伸手摸摸十软软的头发,平静的反问:“那你为什么一直在我这里耗着?”感觉十的身体僵硬一下,接着恢复正常。
  “啊,为什么呢,”手指交缠上猫的手,紧紧的握住,“原因已经忘记了。你这是要我走么?”
  慢慢挣脱十的怀抱,猫一头栽倒在柔软的床垫上:“我怎么会我的房客走呢。最后还不都是自己想走。”
  十拉起窗帘,走到房间外,边关门边自言自语:“这个,从那时起你就有答案,不是么。”

  做梦。
  在梦里,猫重复第一次遇到司南时候的记忆。

  猫等着迟到的严彦,环境的嘈杂并没有影响她分毫,耳机里优客李林的《不知所措》一遍又一遍循环往复。
  林志的一句假声,猫抬了头去寻找熟悉的身影,却是司南引起她的注意。
  那个时候司南这小鬼已经很惹眼了,明明是个健康阳光的要死的少年,不知道为何混杂在一堆看着有害的人里说笑嬉闹。
  虽然妄加猜测并不是猫的喜好,不过过度的反差实在是让烦闷的她好奇起来。刚刚摘下耳机竖起耳朵想要努力听清他们的对话,对面便有人自觉的坐下阻挡她的视线。
  看他一脸欲言又止,猫端起杯子很有耐心的看着他:“好吧,哪个路口又塞车?”
  “没……”
  喝掉一半杯子里的清水,猫放下杯子:“今天见面的‘重要事情’是什么?”公司业务最忙的时候,两个人一般都会有默契的各自忙碌。如果不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基本都是电话解决。
  “下周我被公派多伦多,一年七个月。”
  不知所措。猫直接的联想就是优客李林。再然后,就是真的不知所措。面对面的这样直白的说明,她突然想到,或许自己一直都错把自己定位在成熟。
  “等我吧。”声音不高,缓缓的,很镇定。这是猫最讨厌的,严彦式的自信。
  讨厌,可是没有反驳的力气:“要我送你么?”
  严彦摇头,安慰的摸摸猫的头:“不要了。这几天我还会很忙没时间去看你,你好好照顾自己。等一下要开会,我先走了。”
  呆呆的,看着严彦背影在灯光下移动,眼泪模糊了视线。
  在这里哭,也知道很丢人,就像被抛弃了一样的,难堪。
  猫用力甩头,把眼泪甩得干干净净——‘难道不是被抛弃了么’——还是忍不住会这么想,也许,也许一直那么坚强那么坚持都是错的。
  接下来的时间里,恍恍忽忽有人请喝饮料,头昏昏的好像身体脱离了控制。
  反胃,燥热,不安……猫知道自己软软的倒下去,腿不听使唤的颤抖。
  然后阳光少年,错,阳光小孩对请猫喝饮料的人狠狠的挥拳,咒骂,将自己揽在怀里连拉带拖弄进taxi。

  严彦的脸在梦里始终没有表情,如同在机场对视的那一秒。不需要靠近,已经知道什么都没有了。
  “十。”注意力终于集中到眼前,担心的坐在床边握着自己的手的十,温柔的,无奈的笑着的十。
  “我睡不安稳,来看看你。”
  猫知道,其实应该是自己的哭声太大,这已经是严彦回来后的第几次。
  “十,成年人的问题……”扑在他的怀里,猫找不到还要忍耐的理由,“我真的不懂啊……”

el本篇记:
  一定是疯了,写这种三(四)男对一女(还是个长不大的猫)的恋爱。可是我现在不折磨笔下的主角我会发疯。让男人受伤害,让女人成长。这个故事和从前的所有一样,开始就是结束。
  没有人得到幸福——我的目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猫也有权·中』 | BLOG TOP |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