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zzzZ 只当我沉睡 Zzzz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猫也有权·中』

  1. 2005/02/24(木) 02:17:30|
  2. 循光而逝[原]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午休时间,猫游荡在写字楼附近的街道考虑午餐的解决途径,不经意看见左手的岔道,司南白分明的制服高速向自己的位置移动。
  “不会又是来敲诈我午饭的吧。”猫边想边倒退,几步就贴在墙壁上。
  司南看到猫那副你不要过来的神情,不满的白她一眼,夺过她的右手拽着就走。
  猫很想挣脱,但她清楚知道以她的力气对付血气方刚的司南完全不会奏效,与其白费力气还不如听天由命。“唉,好吧,这次你又要吃什么?”
  司南听到猫这么问,似乎带了愤怒的回头骂道:“就知道吃!”骂归骂,脚下还是一刻不停向目标冲去。
  猫撇着嘴小声嘟囔:“这不是午餐时间么……”

  左转右转,司南拖着猫走进一家地下pub。
  忽明忽灭的灯光和喧哗的人们。
  第一次进到这种有大大的演出台却没有一把椅子的pub,猫有点慌张的去拉司南的衣袖,发觉那家伙已经消失在人群中。
  猛然响起尖锐的话筒噪音,人都安静下来,甚至静的有些可怕。
  祈祷般的歌声渐渐清晰,低沉的声线蔓延空气能够到达的所有角落,身体似乎自觉的收紧血脉,在等待某种力量的注入。
  猫顺着众人的目光仰望正中的演出台,清楚的看到司南隐忍的面容。
  此时此刻的司南不再是身边脾气暴躁的小鬼,像是为信仰不顾一切的破茧而出,作为一个男人。
  惶恐,茫然了的猫,掌心湿湿的攥紧。音乐继续,她已经逃跑,跑出司南认真的凝视。

  猫就是这样,尽管自己一直长大却始终不明白身边的他们怎样的成熟变得陌生,不明白自己作为怎样的存在停留在他们的生命中,忽地变了重心走上各自的道路,还不时回头怀念彼此没有杂念的相处。
  孩子一样总在身边的司南,递给猫一个重要的秘密,他忘记了猫是一种敏感动物,受过一次伤害便会全副武装的逃避。
  她撒手让他的秘密跌落在地自己躲得远远,在心里一边不安一边一遍又一遍的抱歉。

  然后回头去想十,去想智。
  现在是不是,每一个都是敌人。
  要不要,每一个都远远躲开不再相见。
  一不小心,心思又落在严彦那里。不是自己没有感觉,骗自己的。
  只是,那个人眼里,什么都没有。再笨再迟钝,也察觉的到,何况猫。 続きを読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猫也有权·上』

  1. 2005/02/14(月) 02:56:45|
  2. 循光而逝[原]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前言:
  完全凭着怨恨写出来的东西。
  惨不忍睹了些,没料到真有人在意这些人们的后来还跑来问我。
  叹。我也不知。
============================正文===========================
  “别管他。”智拉住猫,“让他发泄一下也好。”
  猫怒气冲冲瞪着智:“你为什么不带他去你家里发泄?我这里什么时候变成收容所了?!”
  智苦笑,叹气道:“难道不是你自己一副幸福满满的嘴脸告诉他某人要回来?”
  “我说智啊……呵……”打着一长串的哈欠,十从门外一身轻松的晃进门里,站到猫身边整个人环了上去,“我不知道你疼爱这个火爆的小鬼竟然到了放任他如此程度。”
  对于十一贯的软趴趴,猫不以为然的任由他双手环抱着:“哼。我没那么闲考虑这种事。”摆脱掉被智牵制的手,“人是你带来的,等他折腾完了你给我收拾干净,我就不奉陪了。”
  “喂,亲爱的猫,我的早餐呢?”十想到自己的空空如也的肚子,紧追问。
  猫早已三步两步下了楼窜到门口处套上外衣:“让你身边那个恋童癖给你解决。”说完匆匆忙忙跳出门去。
  十拽过一张凳子坐下:“她是在生气么?感觉好奇怪。”
  “生气?她是太高兴严彦要回来了。”智说着走到窗边把呆呆望向猫背影的孩子抱在怀里。“闹够了就休息一下,你这个样子只会让她更反感你。”
  “严彦要回来?”十愣在当场。
  “是的,严彦回来了,我们全部被抛弃了。”智这么说着,目光也不禁望向她刚刚消失的方向。 続きを読む

NEW ENTRY  | BLOG TOP |  OLD ENTR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